不要会员的黄软件网站

,最快更新万古第一杀神最新章节!

夜风微凉。

韩思用了不短的时间,才确认眼前发生的一幕是真实的。

眼前这男人好像真的有些与众不同。

韩思身姿摇曳,走到亭子中。

“不知公子名讳?”

“我姓苏,”

“苏公子,若不嫌弃,韩思煮茶待之?”韩思轻声道。

苏玄微微点头,坐在一旁茶具前。

韩思也是极为优雅的坐下。

看着苏玄,韩思若有所思。

眼前这男人显然极其精通天地之法!

青春朝气蓬勃 向上的力量

不论是之前闯入那玄妙的山谷,还是夺走天树,更无声无息的闯入她这看似普通,但内有玄机的小院……

这些都表明苏玄对天地之法极其精通。

“苏公子是青苍修士?”韩思颇为好奇问。

苏玄随意点头,然后道:“天脉花五瓣分五行,以五行分天地,体质偏属水,可先吞食水之花瓣,徐徐炼之。”

“苏公子真的想助我修行天地之法?”韩思眼眸眨动,盯着苏玄。

好奇怪的男人。

韩思都觉得苏玄别有用意。

苏玄不言,只是忽然伸手朝前一拨。

韩思一愣,怎么回事?

她是看不到天地脉络的,感知都感知不到苏玄这一拨直接拨动了好几条天地脉络。

“天地有脉络,肉眼不可见。欲修天地,先感天地。”苏玄直接道,懒得和韩思啰嗦。

苏玄很清楚这女人还怀疑他,索性有空,也是真的好奇他们命妖的修行,就帮她开启天地之修的修行。

有天脉花为引,此事并不困难。

当然,要靠韩思自己来修行,少不了一顿折腾。

“哧!”

苏玄眉心微微裂开,寻王逐圣珠出现。

一瞬间。

韩思娇躯一颤,双眸所见变得鲜活起来,一缕缕若隐若现的丝线出现。

“这…是天地脉络?”韩思小嘴又是止不住的张开。

天地之修可见天地脉络。

此事说来简单,但却是不知断了多少生灵的修行之路。

韩思为了更彻底的掌控气运选择修行天地之法,她有残缺法门,但苦于没有人指导,一直不得入门。

妖族…可没有几个天地之修!

就像命妖家族一个都没有,星妖家族倒是有,但并不精通,而且敝扫自珍,根本没听说过有外传的!

但此刻,苏玄却是二话不说就开始教她了,而且手段惊天!

直接让人看到天地脉络修行?

韩思就算没见过天地之修教徒,也知道此举极为不可思议。

“静心……”苏玄呵斥。

“啊?哦……”韩思有刹那的慌乱,这一刻竟有种小时候被先生师傅训导的荒诞念头。

接下来,韩思都有些恍惚的炼化了两片花瓣,虽无法靠自己看到天地脉络,但却是偶尔能感知到天地之力。

这对于她而言,已是质的飞跃。

“苏公子……”韩思看向苏玄。

“我助修行天地之法,便回答我一些问题吧。命道无常,修行可知宿命厚重,觉未来广阔,天地磅礴?”苏玄轻声问。

万物皆有命,皆有其定律归宿。

苏玄时常感命运厚重,压得他喘不过气来。

修行命道之人,应该感触极深。

这也是苏玄来讨教的原因。

韩思一愣,明白这是苏玄所说的交易,索性苏玄所问无关命道法门。

原来他为此而来。

韩思之前竟觉得眼前男子别有目的,又或者也是仰慕她?

看来是想多了。

韩思无暇面孔有一丝嫣红,开始回答苏玄问题。

“命运虽厚重,但我等修士当轻命重道!我命妖修命,在于不断忽视生命之重,从中窥视无上之道……”韩思轻轻诉说。

“觉命运无路,何解?”

“寻命。命运不止一条,若前路绝望,可放弃顽固……”

“命势为逆,天道不允,又何解?”

“何为命?顺逆由心。的道允许便可……”

烟气袅袅,茶香四溢。

苏玄和韩思坐而论道。

苏玄问,韩思答。尽管韩思的一些想法苏玄不可苟同,但还是让苏玄受益匪浅。

当然,韩思时不时也会忍不住发问。

“苏公子的命为何?”

“我的命?”苏玄一顿,微微摇头:“从不曾明了,却也不曾放弃。”

韩思微微一怔,感受到了苏玄身上的固执与凌厉。

苏玄微微抬头,见一日已过,天空昏暗,便道:“今夜助彻底炼化天脉花。”

“苏公子帮我已是够多……”韩思下意识拒绝。

“自己太慢了。”

韩思脸一红,羞愧的。下一刻她鬼使神差的赌气道:“我主修气运,刚刚接触天地之法。若与我比气运,苏公子定不如我。”

苏玄看了她一眼,并没反驳:“开始吧。”

韩思耳根有些红,没想到自己会说这般赌气甚至炫耀的话语。

“嗯……”她没再反驳。

接下来的几日,苏玄不断与韩思论道,偶尔也提点韩思天地之道。

韩思对于天地之道的理解日益精进,已经偶尔能感知到天地脉络,这让韩思惊为天人。

“苏先生大才。”韩思都是在不知不觉中换了称呼。

“有心统聚妖族气运?”见聊得差不多,苏玄问此事。

这本是韩思毕生所愿,其他事韩思向来与世无争,但独独此事不会有一丝谦让。

不过在苏玄前,韩思莫名有些不好意思,唯恐苏玄觉得她不自量力。

“总归是要努力一下。”韩思声音有些小,但脸上却是流露着自信的笑容,光彩夺目。

这几天在苏玄面前,韩思觉得自己就像个小学童,心中的自信不知不觉就被苏玄一点一点撕扯掉。

毕竟苏玄对于大道,对于天地之法的理解实在太深刻了。

韩思觉得此刻除了命道法门,韩思已经没什么好对苏玄说的了,而且有些跟不上苏玄的思绪。

不过问起气运,韩思心中的自信又是聚起。

“不瞒苏先生,我从小修气运,修行或许无法与妖族同辈相提并论,但关于气运,韩思并不觉得自己弱于他人。”说这话时,韩思脸上的笑容有些耀眼。

甚至,语气中有小小的炫耀。

这是韩思从十岁之后,就再没有显露在脸上的情绪。

“啪嗒。”

院子门口,一个盒子掉在地上,露出其中的糕点。

韩小宝看着自己老姐那亮瞎他眼睛的笑容,目瞪口呆。

麻蛋。

我老姐有男人了!

这笑容…好幸福……

韩小宝只觉自己成为龙帝弟弟的野望‘啪嗒’一下就碎了,心也哇凉哇凉的。

“小宝,这是……”韩思脸上的笑容一僵。

“啊……我不听,我不听!”韩小宝一声尖叫,撒腿就跑。

他怕老姐说出‘这是姐夫’……

这他麻是晴天霹雳啊!

韩思:“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