成人草莓视频下载

小天师张图南一直以来都将陈闲视为眼中钉肉中刺,可以说完全是将陈闲当成了生平大敌,同辈之中能让他如此忌惮的人屈指可数,若不是昆仑会突然宣布提前召开,他恨不得再闭关个一年半载,有了充足的把握后再出关参赛。

虽然张图南自幼就一直在天师府中生活,但他的脑子并不愚笨也不死板,不像是那些日夜只会苦读经书修行方术的异人,他每天都会想许多事,或是说……谋划许多事。

国内所有的初赛录像他都看过,每一个赛区的种子队伍是哪支他心里也都有数,但看来看去,就算国内的赛区再多,真正能被他放在眼里的队伍也就那么几个。

第一个就是陈闲他们的队伍。

第二个就是由昆仑山炼气士组成的队伍。

第三个就是阴市的队伍。

第四个也是最后一个……是藏区的队伍。

这些队伍的视频被张图南以及他的队友反复观看过,尤其是陈闲他们的队伍……在昆仑会召开之前,张图南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在这次的比赛里除掉陈闲,只要他们的队伍与自己在昆仑会中碰见,那么就算是放过其他人,他也绝对要不顾一切地宰了陈闲。

他们之间没有新仇只有旧恨,而且这种铭刻在骨子里的仇恨还是从上一辈甚至上上一辈传来的,守秘局与天师府的矛盾,双方的生死大仇,这一切都需要一个释放的时机。

在小天师张图南看来,这次的昆仑会就是一个绝佳的时机,所以他的关注点也一直都在陈闲身上,特别是陈闲仅有几次的出手,那些录像更是被他反反复复慢放快放了无数遍。

知己知彼,百战百胜。

张图南一直都坚信这一点并且从未动摇。

夜店遇美人

他试图从那些战斗录像里找出陈闲的破绽或是薄弱的地方,但翻来覆去地看了这么多遍,他发现自己看出来了一个……屁!

陈闲自始至终都没有展现过自己的实力,他目前最卖力气的那场战斗也就是第一场与金刚对战,可再怎么看他也表现得万分轻松不像是在认真作战……

他究竟藏了多深?

他的真实实力又大概在什么境界?

小天师很想知道,但这个答案却注定他永远也得不到,因为连陈闲都说不清自己的实力有多强,他只知道自己的实力下限在哪里,却不知道上限究竟在什么位置……

“这个鲁裔生……他的战斗方式很特别啊……”张图南看着电脑屏幕上不断闪过的画面,一脸认真地琢磨着,“有一些守秘局异人的影子,应该也有一些他们老鲁家的东西,但是那个巨人……他的那件法器到底是什么东西?”

听见张图南的话,坐在他身旁抽烟的王怀瑾便开了口,主动为其解答了疑惑。

“我打听过,好像是叫黄巾力士。”

“黄巾力士?”

张图南顿时就显得更疑惑了,因为“黄巾力士”这种东西应该算是某种异常生命才对,虽然他从来没在这个世界上见过活体,但天师府珍藏的那些古代典籍里却有过不少记载,可眼前所见的这个人形生物却与那些记载都不相符。

这个黄巾力士怎么长得跟木乃伊似的?

“那小姑娘长得真好看啊,虽然不是第一次看见她了,但怎么越看越觉得好看呢……”

说话的女人坐在一旁抽着烟,看起来在二十四五左右,留着干净利落的短发,就像是假小子似的洒脱,一双雪白的玉臂上尽是密密麻麻的黑色文身,透着一股子邪性。

“余念,你不会是看上她了吧?”王怀瑾好奇地问道,顺着余念的目光看向屏幕中的小木禾,啧啧有声地说道,“要我说你最好别打这主意,至少要等咱们队长宰了陈闲再说,我可听说陈闲的脾气不好而且特别护短,你要是招惹那小姑娘……”

“给你爸滚一边去!”余念皱着眉骂了一句,“你脑子里一天到晚都在想些什么乱七八糟的?能不能想点好的?我夸人长得好看就是看上她了?那我夸你长得丑呢?”

“那说明你眼瞎。”王怀瑾毫不客气地答道。

听见他们俩斗嘴,坐在角落里的宋小鹿抬起头来看了看,又默不作声地低下头去,继续扣着手指头发呆。

这种斗嘴的场面几乎每一天都会出现,所以宋小鹿与张图南并不觉得有什么,只要他们不打起来就行。

互相怼了几句,余念便不再搭理王怀瑾,自顾自地拿着手机玩起了游戏,而王怀瑾找不到人斗嘴也感觉有些无聊,回过头又只能找上了队长张图南。

“队长,熊孩子跟老郭呢?”

王怀瑾口中的熊孩子便是西北陆家的千金陆幼之,至于老郭,自然就是东北郭家的郭祀仙,他们在比赛结束后就没了踪影,所以王怀瑾也觉得纳闷……怎么一从会场出来就失踪了呢?难不成那俩人偷偷逛街去了?

那也不应该啊。

陆幼之那种熊孩子的脾气连自己都受不了,更何况是那个怕麻烦的郭祀仙?他们俩能凑到一起逛街去才有鬼了!

“陆家跟郭家都来人了。”张图南眼睛盯着屏幕,不断反复播放之前战斗的画面,头也不回的跟王怀瑾说道,“他们之前跟我打过招呼说是要去酒店见自己族中长辈,晚上吃完饭就回来了。”

“郭家跟陆家来赣省了?”王怀瑾很是疑惑,似乎也想不明白他们两家怎么会突然派人来这里,“是有什么大事吗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张图南摇了摇头。

“队长,你天天都看这些玩意,看出点什么眉目了吗?”余念打完一局游戏,抬头看了张图南一眼,“我觉得他们都没施展出自己的实力,看了也没用啊。”

“有点作用,至少知道他们的一些套路了……”张图南低声说着,指着屏幕中的陈闲,“他的主战兵器应该是那把刀,但那些寄生在他体内的寄生体好像也能暂时充当兵器,而且千变万化很难应付,只要陈闲有点脑子,他的控场能力应该会很不错。”

“许雅南跟李道生都是世家子弟,他们擅长什么咱们都清楚,自然就不必去深入琢磨……但这里有几个变数。”

“变数?”

在座的人都向张图南看去,等着他接下来的话。

“第一个变数是鲁裔生,他的招数只有很少一部分属于鲁家的传承,就譬如这个黄巾力士……你们谁有把握能除掉它?”

“不试试怎么知道?”王怀瑾笑了笑。

“第二个变数是什么?”余念问道。

“那个叫骨楼的异常生命,如果我的分析没错……当初在灵犀山上露了一面的血色骷髅应该就是他!”张图南皱着眉说道,“他应该是异常生命中的一种,但我没办法判断他究竟是什么,也判断不了他的实力大概在什么层次。”

“第三个变数是陈闲?”余念又问。

张图南摇了摇头说当然不是,陈闲是除在众人之外的人,他并不能算是这其中的变数,这第三个变数就是……

“那个小女孩,木禾。”

听见张图南的这番话,王怀瑾与余念都不禁面面相觑了好一阵,谁也不敢相信她会是那个潜在的变数,连坐在角落里发呆的宋小鹿都抬起头来看了张图南一眼,好像并不能理解他将木禾当做变数的说法。

木禾有什么特别的?

她的实力虽然比国内大部分的异人都要强,但终究也没有强得多离谱,在比赛中也没有出现过什么亮眼的表现……她凭什么会是那个变数?

“可能是我想多了……也可能是我太敏感了……”

张图南说着,眉头也是越皱越紧,似乎也对自己的这种猜测产生了怀疑,但此刻说出口的却依旧是自己多次分析后的结果。

“那个小女孩的真实实力肯定不止于此,应该还藏着我们看不出猜不到的底牌,而且我在观看她战斗录像的时候……我能隐隐约约感觉到一种威胁,这种感觉除了陈闲带给过我,也就只有她了。”

说罢,张图南揉了揉自己的眉心。

“她给我的感觉很奇怪,好像他们队伍里除了陈闲之外,她就是最危险的那个人,是我想多了吗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