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茄子视频人app下载

..co,最快更新诱妻入室:冷血总裁深深爱最新章节!

“我有些事想问。”和薄凉说话,沈慕檐不太喜欢拐弯抹角。

“什么?”

“凉凉,是不是很喜欢老师?”

“是挺喜欢啊,怎么了?”

很少会焦急的沈慕檐急了,“是……是那种喜欢?”

“哪种?”薄凉呆了下。

“就是……就是在一起那种。”

薄凉明白了,怒了,“才不是,……胡说什么啊!”

她想都没想过这个问题!

“那就是真的不喜欢了?”沈慕檐笑了下。

薄凉咬牙,撸起袖管拍桌:“沈慕檐,……是不是有病?不,肯定是跟裴渐策呆久了,被他带坏了!”

粉红色性感情趣内衣

沈慕檐很老实的点头,却笑意不断,“对,都是他跟我说的、”

“我就知道,哪有他八卦?”

薄凉越想越气,立刻拿起手机给裴渐策打了个电话,狠狠的骂了他一顿,才出了气。

沈慕檐心情好了很多,可他还是有些不放心,“凉凉,和老师年纪差太多了,不适合的,以后都不要喜欢老师,知道吗?”

“我知道啊。”薄凉皱着眉头,“……我没事喜欢老师干什么?能不能别说了?这么说,下次我看到老师都觉得怪怪的。”

她答应了,沈慕檐就放心了。

他就怕她跟新闻里的女孩一样,怀了老师的宝宝,还被老师抛弃,她自己还是个孩子,他们都根本不会养孩子,她会很辛苦的。

他不希望她这么辛苦。

“沈慕檐我告诉,这是最后一次了,以后要是敢再说,我……真的要跟们绝交了!”

沈慕檐笑,“好,不说了。”

他觉得薄凉很精神的,总是动不动就生气,脸颊鼓鼓的,特别可爱。

他看着就很想笑。

“笑什么?”薄凉以为他在笑她,恼怒的扑了过去,将他扑倒在地上,骑在他的身上,像小时候那样捏着他好看的脸颊,“我看还笑不笑!”

沈慕檐还是笑了,薄凉气着了,用力的坐了下来,她的小屁屁坐在他的腹部,沈慕檐愣了下,感觉到了一股异样,喉咙一紧。

还没说话,严婆婆从厨房出来,见到了脸色不太好,“小姐,……怎么可以坐在客人的身上呢?一点都不淑女,快起来。”

薄凉从来就没在意过淑女二字,她是看沈慕檐变了脸色,她以为自己太重了,他不舒服,她哼了一声,再捏了一把他的脸颊泄恨,才起身。

沈慕檐赶紧起身,脸色有些不自在,“我今天要去外婆家,先走了。”

“这就走了?”薄凉很失落,以为他生气了,“我刚才只是跟闹着玩,就这么小气?”

“不是,本来今天我们家就是去我外婆家的,我有事想跟说,才过来了这里。”

“那不能再陪我一会吗?”他走了,她又只能一个人玩了。

沈慕檐有些心软,笑了下,点头,“那我十一点再过去。”

“好!”

沈慕檐陪着薄凉玩游戏,到了十一点,准时离开。

吃午饭时,严婆婆认真的跟薄凉说:“小姐已经过了12岁了,是个大女孩了,快要长大了,可不能跟小时候一样随便坐在男孩子身上玩耍了,就是感情再好,也要知道男女有别,知道吗?”

薄凉不高兴,“我就坐一会,又没弄疼他。”

“不是疼不疼的问题,是不应该。小姐您是女孩子,女孩子这方面要注意一点的,知道吗?”

她还小,有些事还不方便跟她说太直白。

可她现在和沈慕檐都进入了青春期发育阶段,再过个一段时间,要是再不注意,他们还小,又什么都不懂,很可能会闹出事来的。

严婆婆说的薄凉有些烦,她也知道严婆婆是为她好的,她还是听话,勉强的点了头。

***

“渐策,有找。”

下课期间,初二,薄凉班上的走廊外,有人大喊了一声。

裴渐策正跟薄凉聊着天,脸色除了不耐烦,还有苦恼,“我不在,跟她说我不在!”

“裴渐策出来,我都看到了!”外面,一女声站在教室门口叫道。

薄凉眨眨眼,“那不是女朋友吗?干什么呢?”

“分手了!”裴渐策咬牙,小声的说。

“那现在是干什么?”

“她死活也不肯分手,一直缠着我,烦死了。”

“哦。”薄凉还挺高兴的。

“那什么表情?”裴渐策不高兴了。

“高兴啊."

“——”

“裴渐策,给我滚出来!”那边还在叫。

裴渐策抱头,“啊啊啊啊,烦死了!以后我都不爱了!”

薄凉哼了一声,“那谁跟我说爱很美好的?”分明是骗人的!

“凉凉,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坏坏了?”裴渐策可怜兮兮的看着她。

薄凉还没说话,裴渐策灵机一动,握着了她的小手,薄凉皱眉,“干什么呢?”

“帮我个忙。”

“不帮!”

看样子就不像是好事,她下意识的拒绝了。

“假扮我的女朋友,她知道我喜欢,她就会死心了。”他不把薄凉的拒绝当回事。

“不要。”

薄凉拒绝得那一个叫干脆利落。

“……见死不救,还是不是朋友了?”

“那就不是吧。”

裴渐策的心里是崩溃的,他是真的被他上一任女朋友缠烦了,尤其是她现在外面不依不挠的闹,他头疼得要死。

“……裴渐策,干什么?”对方直接进来了,看到他握着薄凉的手,妒忌得要发疯了。

“不是看到了吗?我不喜欢,我喜欢我们凉凉。”

“……说谎,不是说们只是朋友吗?”

“我们之前是朋友啊,但我发现,我好像喜欢上凉凉了,不然我怎么可能只和凉凉做纯洁的朋友?”

对方气红了眼睛,“我不相信,……肯定是骗我的!”

“我没空骗。”说完,感觉到薄凉想挣开手,忽然凑过来,在薄凉的唇角吻了下……

薄凉呆住了。

裴渐策也呆了下。而班上其他人炸锅了,连裴渐策的前女友是什么时候离开的,都没人留意。